宝山文苑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宝山文化  宝山文苑  正文
夕阳下的东街
时间:2016-05-24    来源:程茸荣

阳光透过窗帘像一个少女的吻贴在我的脸上。

时间且早,妻子尚未下班。一个人被锁在屋内抱着几卷杂志眼睛也有几分疲惫,便下了楼,往东街的方向走去。

远远望去,整条东街在夕阳下,泛起红光,宛若一个害羞的少女。初春,难得的好天气,东街汇聚了好多闲庭漫步的人。我走过东河桥,站在桥头,东街的街景尽收眼底,坑长又孤艳。一阵微风,如同少女身上的气息飘来。我俯视下的东街是寂寞的,它与簇拥的人群格格不入。

下了桥,踏上木板路。鞋底与木板间发出清雅和谐的音符。有个女孩坐在长椅上看书,夕阳在她脸上晕起红光。我回想曾在年少时,也喜欢这样微微有些发烫,但称不上炎热的午后,红色的光线被拉成一条条长长的线,我抱着一本喜欢的书,坐在花坛边的长椅上,红色的光线裹着我,像一个透明的茧。

靠河边的栏杆上,隔一段距离便会有一幅幅有文字说明的图像,它们大多是概述本地区的风景名胜及人文佚事。栏杆上不时会出现几把同心锁,它们是年轻情侣用来守护爱情的一种精神寄托方式。世间用同心锁锁过誓言的情侣们,最后永结同心的会有几人,曾经爱得山盟海誓,爱得海枯石烂也敌不过命运洪流。那些记录过别人青春和爱情的锁头也会在雨露和阳光中斑驳老去。

前方有一个小型的广场,那里摆放着一些专供儿童玩耍的摇摇车,跷跷板......我突然想起我的女儿。前几天夜里母亲打电话来说,女儿开始走路了,我的眼泪不自觉的爬上眼角。作为父亲,没能见证女儿勇敢地迈出人生的第一步,那种遗憾像倾盆大雨浇灌着脑门。我挂断电话,擦掉眼角的水泽,整夜无法入眠。

东街偶时也会有乞讨者,他们破旧的行裳和东街的复古在夕阳里闪着古老的异像。他们大多环膝而坐,前面摆着一个盘子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前方不远便有个乞讨者,脏乱的发丝,只有一只胳膊裸露在外边,悲悯的眼睛注视着过往的行人。大多数行人都视若无睹,只有一个四五岁小女孩,她奶奶拉着她细嫩的左手,她右手里拿着钱慢慢地靠近乞讨者,轻轻的把钱放进盘子里。小女孩的眼睛干净、纯洁就像她那颗干净、纯洁的心灵。我多想把这一幕用相机拍下,放给我的女儿看,告诉她怎样做一个善良的人。那个乞讨者可能是伪装者,也可能是真的落魄者。如果他是伪装者,那他刚刚那瞬间会不会闪过一丝内疚?如果他是真的落魄者,那他会不会把女孩的善良传递下去?

东街有几间店铺,复古的装束,闪着文艺气息的店名,让人心起涟漪。“同桌的你”给人一种绵长的回忆,年少的往昔清风徐来,那无意间触碰到邻桌女生的手而红起的腮帮子,那用尽力气刻下的三八线在课本和岁月抚摸下变浅,那借来的半块橡皮擦不掉被深埋在记忆里的淡淡发香。人总会长大,岁月剥离羞涩的皮囊,现实露出锋利的刀尖,被不小心戳破的语文书,沉睡在记忆之海,曾经同桌的你,今在何方。“这里也卖酒”看似简约的店名,却给人诗一般的沉醉,目光久久不愿从这些字里离去,它在夕阳下,在脑海里发酵,带着一股浓烈的醇香,让人醉在惬意的时光里。

夕阳携着一点尾光,走向更加漆黑而未知的世界,西边的云彩像一幅巨型油画,整条东街越发娇羞起来。我想把这美景留住,我缓缓伸手却无法扯住夕阳的西去,就像人永远无法抵挡时光的老去。也许几十年后,我已到霜鬓附额年纪,这条街尚且还在,我还苟且活着,再踏这条街,夕阳晕染下的东街是否还此般娇羞,一如当年。那个在我心灵播下善良种子的小女孩能否保持那颗最善良的童心,能否不被世间的污秽浸染。

手机响起,妻子已下班,备好饭菜等我回家。我原路折回,夕阳下的东街消失在我的背影里。

上一条: 皱褶里的故事 下一条: 文人笔下的梅岭

关于宝山  |  加入宝山  |  隐私保护  |  社会责任  |  联系我们
友情链接:万利彩票注册  大发彩票注册  聚富彩票官网  聚富彩票  永利彩票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